中乔徽章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 > 警徽闪亮耀和谐 金盾奏响平安曲

警徽闪亮耀和谐 金盾奏响平安曲

来源: 时间:2014-8-22 16:21:41 浏览量:1269

类似的故事在跃龙派出所治安中队有很多很多。治安中队指导员王伟军说,他曾一天调解过8个案子。鸡毛蒜皮的邻里纠纷,言行失控的醉汉闹事,打架斗殴的血腥现场,以及无穷尽的待办案件,已然成为他们工作的全部。尽管如此,治安中队却没有人当“逃兵”。在快速成长为办案能手的过程中,他们多了份与年龄不相称的深邃与执着。他们把一起起小的治安案件融入构建和谐警民关系的大局之中,忠诚履行使命,为宁海城区和谐唱响了一曲优美的凯歌。

关键字: 警徽制作

人民警察也分很多种。比起孔武有力的特警、侦破奇案的刑警、上路执勤的交警,常在群众身边的治安民警显得有点婆婆妈妈。一户人家两夫妻打架了,他们得过去解决纠纷;半夜哪家的东西损坏了,他们得赶到现场查看;哪个顾客跟商户有争执,他们也得赶到维持秩序……就是在这些琐碎事情中,县公安局跃龙派出所治安中队的这群年轻人们,默默奉献着人民警察的使命。

  跃龙街道作为宁海主城区,人口密集,因此违法犯罪活动较为多发。相对跃龙街道的17万人口,跃龙派出所治安中队的民警却只有17人。其中,有12人的年龄在30岁以下,还有2个是“90后”。但,就是这样一支年轻的队伍,肩负起了跃龙辖区一年将近3000起治安案件的查处工作。打黑、除恶、扫黄、查赌、缉毒……他们就是清除社会治安毒瘤的“360安全卫士”。

  翻开跃龙派出所治安民警的考勤表,每天的日程都写得密密麻麻,不见周末的空当,也没有节假日的断档。对于治安中队民警来说,早上8点上班与下午5点半下班的机关工作时间,从来就只是理论时间,作息时间的调整也与他们并无关系。在他们看来,值班就意味着不分昼夜的工作。

  记者了解到,治安中队的民警,分编成6个组。除了机动组外,其他5组民警依次轮流值班一日。这一日,是说从清早8时到次日清早8时的24小时。这样的24小时值班,每名民警5天就会轮到一次,每月至少6次以上。而在24小时值班时,他们平均受理9起案件。除去一些当日能完成调解的案件,每个民警手头至少还有二三起案件是需要花力气去“啃”的“硬骨头”。这意味着,他们在结束值班后,至少还得花两到三天时间去“啃”。而这些案件要调查取证、鉴定定损、抓捕嫌疑人等绝非这两三天的时间所能完成。旧案子还没处理完结,又轮到值班,接了一堆新案子。

  “别的没什么,就是缺觉,看着心疼。”前不久,县公安局副局长、跃龙派出所所长秦乾大花一个月时间对全所民警进行了一次家访,治安民警的家人们反映最多的,就是不够睡的问题。让秦乾大倍感心酸的是,有的父母为了让孩子好好睡一觉,都宁可不喊他起来吃饭;有的则不时来派出所门口张望,看到进出人员多,就猜想孩子今天又有得忙了。

  时间都去哪了?这些治安民警的时间,不光花在不断循环的值班表中,也不光在埋头处理一件又一件案子,还得查处黄赌毒案件、食品犯罪案件等。今年以来,治安中队共受理案件1339起(其中治安类刑事案件57起),共查处、办结案件809起。其中,破获治安类刑事案件54起,调解538起,共打击处理违法犯罪人员306人。比起这些案件数据,今年上半年,治安中队人均加班累计超过100个工作日。这意味着,每个民警每月至少加班15个工作日,每周至少工作8天!

  在如此大的工作强度下,治安中队好多民警瘦了。24岁的仇俊霖半年就瘦了5公斤,1.8米的高个子,体重却不足75公斤;好多民警烟瘾大了,26岁的潘兴斌是干上治安警后学会抽烟的,“到了凌晨之后,不抽烟,真的熬不住。”现在他每天至少1包打底;更为统一的是,每位民警都有一模一样的“熊猫眼”,而且基本上都是单身汉,因为忙得连找对象的时间都没有。跃龙派出所分管治安的副所长李欢说:“看着这些年轻人一夜一夜地熬,心里很过意不去,可是没有办法,穿上这身警服就要担起责任。”

  是的,从穿上警服那天起,他们就知道,再苦再累,也要保持良好的工作劲头。

  场景一:扫黄

  时间:2013年12月某日晚22时

  地点:宁海某洗浴中心休息大厅

  靠门边的一张躺椅上,26岁的民警叶理强侧躺着。他佯装在把玩手机,眼角余光却紧盯着门口一名妖娆的女服务员。

  休息大厅正门旁有一道小门,女服务员垂手侍立在门口。每当有穿着短袖浴袍的男客走过,女服务员总会笑面迎上,询问其是否需要按摩。在女服务员的指引下,男客会看看那道门后的风景,那一头,灯光暧昧。

 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等待,叶理强的手机收到了信息——行动!

  叶理强轻声走出鱼龙混杂的休息大厅,穿过笑靥如花的女服务员,折进了走道尽头的一扇暗门——身后,已有人成功控制住了女服务员。

  有人在喊,“这边一个房间,那边两个房间,两人一组,快!”

  顿时,脚步声、敲门声此起彼伏。

  叶理强快速堵住一个小包房的门,却看到隔壁包房走出一名衣装裸露、惊慌失色的女子。大家都知道,警察来了。

  经过检查,民警在一个包房内发现一对涉嫌卖淫嫖娼的男女,赶到的增援民警也把嫌疑人控制带走。

  现场还有一个门没开,门被反锁着。任凭怎么敲门,里面就是没反应。可根据情报,里面还有一对男女。

  “把门踢开!”收到指令,叶理强向后退了一步,尽全力一脚蹬开了门。破门而入后,果真在包房里找到两名衣衫不整的男女。而此时,叶理强的小腿鲜血直流。因为在破门时,没有任何护具保护,他的小腿被镶在门框上的玻璃割破了。

  第二天,叶理强照旧上班,没有几个人知道,当时他小腿的那道伤口,缝了四针。

  场景二:缉毒

  时间:2013年8月某日凌晨2时

  地点:宁海某小型旅馆

  在旅馆老板娘的带领下,27岁的民警滕剑跟两名同事打开了一间客房。

  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尽管开着空调,房间里还是烟雾袅绕。五六个年轻男女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,有几个已经睡去,有几个在看到警察后大惊失色,立马坐了起来。床上躺着一个穿吊带衫的女孩,看似睡着了。墙角摆放着一张电脑桌,一名约十八九岁的瘦小男子正在专心玩着电脑。再看,鼠标垫旁放着一个矿泉水甁,红色的甁盖上插着两根管子,周围散落着锡纸、香烟壳、打火机等物品。

  滕剑快速扫视了全场,默默数了一下:总共9个人,有的人身上还有文身。

  见状,旅馆老板娘马上打圆场,故作生气地念叨:“哎呀,你们这么多人,怎么进来的呀?”

  滕剑用身体挡住门口,说是来检查身份证的,但在转身时,给同事使了一个眼色,让他马上呼叫支援。

  现场是三对九。没有十足把握,滕剑不敢轻举妄动。在支援警力到达之前,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稳住在场人员的情绪。

  于是,滕剑假扮轻松,一边逐个检查身份证、暂住证,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这些检查对象闲聊。

  凌晨的街道异常宁静,一声刹车惊起了晚睡的居民。有人打开窗户,朝这边观望:是警车到了。

  街面巡逻的民警以及所里支援的民警很快赶到了现场。但即便加上增援的警力,也只能算勉强打个平手。

  在场人员都有吸毒嫌疑,需要带回派出所做进一步调查!就在民警将这群人带出宾馆并带上警车时,一名男子突然用力推开民警,然后拼命往一个巷弄里跑。见状,滕剑一面要求大家保持警戒,一面马上追了过去。很快,他就将逃出三四百米的男子给抓回来了。

  抓到嫌疑犯并不是一个案子的终结。审讯、口供、固证……直到清晨8时,滕剑与他的同事还在办案区忙碌。

  场景三:查赌

  时间:2014年8月某日上午10时

  地点:宁海杏树社区某巷

  看起来,这是一个普通的居民区,殊不知里面却隐藏着一个赌场。从看场者到上场者都很狡猾,日常都用对讲机沟通。

  如何破解?33岁的民警戴永杰为此花了不少心思。通过几天的外围调查,他很快掌握了该场所存在赌博的情况和规律。让他吃惊的是:该赌博窝点实行的竟然是会员制,前去参赌的人均是熟人介绍,生人一律不接待,所有参赌人员必须是会员。由于此种赌博方式更加隐秘,警方很难打入内部了解详情。

  戴永杰知道,要抓现场很难,只能另辟蹊径。他约谈了几个可疑人员,与这些人斗智斗勇。终于,挖出了一些有价值的线索,从中确定了赌场场主的身份,并查清了其落脚点。

  行动当天,他带着同事一起上门抓住了赌场场主,并顺藤摸瓜一举歼灭了这个多人犯罪团伙。其中,2人已被刑事拘留,3人被移送起诉。这时,戴永杰才算松了一口气。要知道,从出警行动到审讯结束,他已经整整3天时间没有合眼休息了。

  戴永杰说他从警已有10年,自然得在治安中队里起到“带头大哥”的作用。的确,戴永杰是治安中队公认的办案骨干。

  场景四:调解

  时间:2014年正月初五

  地点:跃龙街道某村山头

  “快点来,要打出人命了!”一通电话,让27岁的民警朱德振一下绷紧了神经。

  他随即赶赴现场,吵架的两方正拿着锄头在争执,“大过年的,这是在吵什么?”看到警察到场,场面有所缓和下来。

  双方开始抢着说理。这个山头,是分属于跃龙街道和黄坛镇的两个村的。两村的山界很分明,两村村民都是在各自村的山界里种树。但后来,人一多,地界渐渐有点模糊了。过年前,跃龙街道某村村民王某发现,自家种的茶树苗被人挖了,想来想去没有别人,肯定是对面村的胡某干的。此前,王某在山上造水池,曾挖坏了隔壁村的水管。他心想,这肯定是隔壁村的人蓄意报复。因为临近过年,为了息事宁人,王某没有出声。可到正月初五,王某上山时发现,茶树苗又被人挖了,这回他气得马上就报警了。

  这边,王某嚷嚷着要对方赔茶树苗;那边,胡某吵着要对方重铺水管……双方都纠集了不少人马。

  按照常理,是把双方都处以行政拘留,然后各判赔偿。朱德振知道,这是最简便的处理方法。但这样做,案子是完结了,但两村之间的梁子也就结下了。于是,朱德振选择走调解之路。

  他一趟一趟往两个村跑,考虑到自己年轻,就喊上跃龙、黄坛的镇、村干部一起出力,再叫上森林公安一起出马。前后调解了3个月,案子总算圆满了结。黄坛某村的水管重新铺上去了,茶树苗的赔偿也落实了,王某和胡某都表示满意。就是朱德振的双脚有点不太满意:往山上跑了五六趟,都爬出脚茧来了。

  场景五:加班

  时间:2014年6月某日18时

  地点:跃龙派出所一警车内

  29岁的民警舒凯抱着厚厚的档案袋上了一辆警车,很快就从看守所大门开车出来。

  这几个星期,舒凯隔三差五就要去看守所提审。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。所有犯罪嫌疑人都已经开口供认,关键的证据也已经找到。过了这天,案子就要移交给检察院了。

  为了这个贩卖假货的案子,舒凯已经不知道加了几个晚上的班,也数不清到外地出了几次差。没办法,任何证据都需要细心挖掘,犯罪嫌疑人也不会送上门。舒凯觉得,只要自己尽力,肯定能把案子办好。

  警车飞驰着,舒凯握着方向盘,心思却飘得很远。现在这个时候,要是回所里肯定没晚饭吃了。他计划好了,回所里把车停好,把案卷放好,就到总站坐班车回西店。他好久没吃到妈妈煮的饭菜了。

  想到这儿,舒凯的嘴角挤出一个苦涩的微笑。舒凯的妈妈身体不好,可总对他说,要踏踏实实上班,不要为她的病情分心。

  舒凯的心里漾起了一份愧疚。都说“养儿防老”,可他这个儿子总是沉浸在“白加黑”、“五加二”的工作节奏中,常常一个多月都回不了一趟家。

  手机响了起来,是治安中队中队长吴行海打来的。

  “饭吃了吗?”

  “还没呢,刚从看守所提审好,现在还在回来的路上。”

  “你吃完饭再加班,今天值班组接了好几个案子,忙不过来,你来帮个忙吧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一个电话,又让舒凯的计划泡汤了。

  类似的故事在跃龙派出所治安中队有很多很多。治安中队指导员王伟军说,他曾一天调解过8个案子。鸡毛蒜皮的邻里纠纷,言行失控的醉汉闹事,打架斗殴的血腥现场,以及无穷尽的待办案件,已然成为他们工作的全部。尽管如此,治安中队却没有人当“逃兵”。在快速成长为办案能手的过程中,他们多了份与年龄不相称的深邃与执着。他们把一起起小的治安案件融入构建和谐警民关系的大局之中,忠诚履行使命,为宁海城区和谐唱响了一曲优美的凯歌。

  人们亲切地把他们称为身边的“360安全卫士”。因为他们全力整治社会治安秩序,严厉打击各类违法犯罪活动,为宁海夺得“平安银鼎”立下了卓越战功。

»上一篇:林金龙:热血青春铸造熠熠警徽
»下一篇:没有了

精品徽章推荐

政府大型挂徽
点击咨询客服回到顶部